西部印象
——駐烏拉圭大使王剛訪問派桑杜省、黑河省側記
來源:    2020-01-06
[字體: ]      打印本頁

  “淥水清波之上,五彩飛鳥徘徊。”傳說中瓜拉尼印第安人以此意命名了烏拉圭河。該河位于烏拉圭西部,起源于巴西南部,流經阿根廷,成為該國與烏拉圭之間的一條界河。一條大河波浪寬,河流是上天的饋贈,孕育了城市的欣榮。在2019年的末尾,我們終于來到了烏拉圭河東岸的兩個重要省份—派桑杜省和黑河省,領略了別具一格的烏西部風情。

  印象一:永載史冊的“英雄城”

  12月14日早晨,我們從蒙得維的亞出發,開始向西北行進,從藍色海岸到草甸如茵,從車水馬龍到牛羊成群,從艷陽高照變斜風細雨,風景變幻間,我們便到達了此行的第一站—派桑杜省省會派桑杜市。

  在中國,南昌因“八一起義”以“英雄城”馳名天下。烏拉圭也有一座“英雄城”,這就是派桑杜。

  雨借英雄膽,須添幾分豪氣。到了“英雄城”派桑杜,雨勢似乎收不住了,一時間大雨如注,鋪天蓋地般席卷而來。在這樣的天氣里參觀派桑杜憲法廣場和大教堂,聆聽兩位歷史學家講述派桑杜那過去的故事,頗有一種滄桑肅穆之感。

  派桑杜省北接薩爾托省,東臨塔夸倫博省,南毗黑河省。省會派桑杜市沿烏拉圭河而建,并通過阿蒂加斯國際大橋連接阿根廷河間省科隆市和康塞普西翁市,作為烏拉圭西北重鎮和戰略要道,自古便是兵家必爭之地。“英雄城派桑杜”這一稱號則是因歷史上曾三次抗擊葡萄牙人和巴西人的侵略而得名,其中最著名的便是發生在1864年—1865年間的派桑杜保衛戰。

  1864年,紅黨弗洛雷斯將軍發動叛亂,企圖推翻白黨總統貝羅。1月,弗率軍首次圍攻派桑杜,在派桑杜人民不屈不撓的抗爭下,弗最后以失敗告終。但由于得到阿根廷和巴西軍隊的增援,12月弗卷土重來,再次圍困派桑杜并控制了該城水源。1000多名守城士兵面對1.5萬余名叛軍,敵我力量的懸殊并沒有摧毀他們捍衛家園的意志,在此艱苦卓絕的情況下,白黨守將戈麥斯將軍寧死不屈、浴血奮戰,足足抵抗整一個月。經過激烈戰斗,800多名守城士兵壯烈犧牲,1865年1月2日城破,戈麥斯將軍英勇就義,其“不自由,毋寧死”的精神可歌可泣,世代傳頌。

  如今,戈麥斯將軍已經成為派桑杜乃至烏拉圭的重要精神象征,他的靈柩安放在派桑杜憲法廣場地下,廣場上矗立著他的雕像,周圍銘刻著800多名烈士的姓名,以供世人瞻仰。

  憲法廣場對面是距今已有160年歷史的派桑杜大教堂,這座意大利式新古典主義建筑風格的教堂曾在“英雄城派桑杜”保衛戰中被炮火摧毀,如今我們看到的是它重建后的模樣。每當整點和半點時就會從教堂鐘樓上傳來悠遠的鐘聲,為教堂披上了神秘的色彩,也讓整個城市仿佛都沉浸在這凝重的氣氛中。

  經歷了戰火洗禮的大教堂和憲法廣場訴說著派桑杜人民血染的風采,而派省北部烏拉圭河畔阿蒂加斯高地則回蕩著“獨立之父”捍衛自由的吶喊。15日一早,我們驅車前往阿蒂加斯高地,隔河可以看到對岸阿根廷河間省一片綠樹蔥蘢。河畔一個塔狀的塑像高聳屹立,棕紅色的花崗巖石基上就是烏拉圭國父阿蒂加斯將軍的半身像。1811年,這位東岸人民獨立運動領袖擊潰西班牙殖民軍并控制了蒙得維的亞,但由于布宜諾斯艾利斯與西班牙人簽署了停戰協定,阿蒂加斯不得不率領“東岸人”背井離鄉,踏上北移的艱險征途。兩個月后,這支1.6萬人的隊伍最后選擇在這片地區“安營扎寨”。1815年—1818年間,烏拉圭和阿根廷東北部五省相繼脫離拉普拉塔聯合省,組成以他為首的“聯邦同盟”,希望建立獨立的單一國家,該同盟“臨時指揮部”距此僅7公里,阿蒂加斯在此起草了一系列后來對烏拉圭國家形成及發展具有重要影響力的文件。

  時光荏苒,年華似水。眼前緩緩流動的烏拉圭河水早已帶走了歷史的塵煙,兩百年前的戰斗堡壘現已成為派桑杜著名的旅游景點。“東岸人的出走”雖不如以色列的《出埃及記》有名,但無疑是烏拉圭獨立戰爭中最具戲劇色彩的歷史事件。為了弘揚和傳承這份捍衛獨立與自由的寶貴精神財富,自1994年起,每年9月下旬,派桑杜的男女老少都會組織“朝圣”活動,即騎馬從憲法廣場出發,沿途不斷有人騎馬加入,最終匯聚成一股由近萬匹駿馬和騎手組成的洪流到達阿蒂加斯高地,通過重走近100公里的“長征”路,向那些為了爭取國家獨立、擺脫殖民統治而義無反顧、英勇犧牲的先輩們致敬。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阿蒂加斯將軍雖然帶著戰敗的遺憾從這里離開,最終客死他鄉,但作為“自由人民的保衛者”,他始終固守著烏拉圭人民的精神家園,在兩個世紀后的今天依然激勵著一代又一代人為自由而英勇斗爭。

  印象二:多面開花的活力之都

  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和連接國內外貿易的樞紐位置,使得派桑杜市在19世紀末一躍成為烏拉圭第二大城市。如今該省面積為13,922平方公里,是烏面積第三大的省份,人口11.8萬(2011年人口普查數據),距離首都368公里。省會派桑杜市始建于1750年,經過幾個世紀的發展,如今已是烏重要的工牧農業中心及港口城市。兩天中一系列豐富多彩的參觀和座談,讓我們充分感受了這座活力之都的雄厚實力和蒸蒸日上。

  派桑杜省工牧農業實力雄厚。中國是烏最大貿易伙伴和最大出口市場,借此機會,卡拉瓦略省長熱情安排中國大使參訪肉聯廠、酒莊、柑橘和藍莓企業,同當地企業家代表會面,以期擴大該省牧農產品對華出口。其中,參觀卡薩布蘭卡肉聯廠是此行“重頭戲”。在廠長引領下,一行人換上全套工作服,進入工作區域參觀現代化流水線生產車間,了解肉聯廠屠宰、加工、冷凍、包裝和運輸等各環節運作過程。廠長表示,派省擁有天然草場,適宜全年大面積露天放牧,高品質牛肉可滿足消費者挑剔的味蕾。值得一提的是,隨著中國市場牛肉需求持續增長,該廠今年對華出口也大幅增加。

  來到夕陽下的阿蒂加斯體育場,難免不讓人回憶起1995年烏拉圭主辦的美洲杯足球賽,這座體育場就是當年的賽場之一。在那屆杯賽上,烏拉圭隊在首都蒙得維的亞“百年球場”舉行的決賽中力克巴西隊捧杯。回憶彌足珍貴,未來更為可期。近年來,派桑杜體育事業蓬勃發展,現代化體育設施不斷完善,新建的塑膠跑道、中國捐贈的體育器械使派桑杜體育廣場煥然一新。許多派省運動員赴華培訓,中國田徑教練和派省足球教練交流互訪。派省U17青少年足球隊員個個意氣風發,不僅在座談中與我們進行了充分交流,還冒雨展示了日常基本訓練內容。大球能施展,小球也能玩轉,現場觀看2019年烏全國乒乓球聯賽決賽讓我們不虛此行,初出茅廬的年輕球員對陣經驗豐富的賽場老將,看點十足、氣氛熱烈,在歡呼雀躍聲中,駐烏拉圭大使王剛親自為獲獎運動員頒獎并合影留念。

  派桑杜還是烏西部底蘊深厚的文化藝術之都。上世紀60至90年代,“壞脾氣”(Los Iracundos)流行搖滾樂隊曾享譽世界。“人民花園”(Jardín del Pueblo)穆爾加樂隊也多次獲獎。每年4月舉行的“啤酒節”和“阿蒂加斯”帆船賽聞名遐邇。

  前不久中方捐贈的劇院音響燈光設備已分配到烏各省,王大使在卡拉瓦略省長陪同下觀看了弗洛倫西奧·桑切斯劇院投入使用中方設備后的首場演出,知名舞者勞拉·加林伴著悠揚的吉他聲和高亢的歌聲,在舞臺中央翩翩起舞,激起陣陣掌聲。卡拉瓦略省長表示,十分感謝中方在捐贈設備的同時還派遣了技術小組指導如何使用和維修,新的設備大大提升了舞臺效果,給派省人民帶來了非凡的藝術體驗。

  王大使還參觀了近期訪華歸來的派桑杜藝術家伊格納西奧·科隆博工作室和戈比文化中心,觀賞了久負盛名的“人民花園”穆爾加樂隊表演,從變廢為寶的環保雕像藝術到新穎精美的皮革制品,再到歌舞俱佳的傳統藝術表演,派桑杜處處彰顯著卓越的藝術追求和精彩的文化生活。

  派桑杜人文氛圍濃厚。工業的發展和科技進步對年輕人的知識和技術提出更高要求,派桑杜集中了眾多高等教育學府,如烏拉圭科技大學、烏拉圭職業大學及烏共和國大學派省分校。另外,派桑杜市還擁有巴雷拉和派桑杜創新兩大圖書館,兩者同處一地但互為補充,前者主要提供圖書資源,后者旨在與各大學合作,整合教育資源,為市民提供學術培訓和實踐平臺,是派省政府的一大創舉。王大使還參訪了派桑杜研究中心以及烏拉圭歷史最悠久的報紙—《每日電訊報》,并接受了該報記者的專訪。

  派省高度重視王大使到訪,卡拉瓦略省長全程陪同,省政府和議會還分別舉行了隆重的歡迎儀式和特別會議。卡拉瓦略省長2018年11月首次訪華,揭開了派省對華友好合作的新篇章。近來,派省與中方各領域交往密切,分別與山西省簽署建立友好關系備忘錄,與廣西壯族自治區簽署建立友好省區關系協議書。派省藝術家成功訪華,足球教練已在京唐烏拉圭國際足球學校執教,甜橙也已擺上了南寧市民的餐桌。王大使在歡迎儀式上的致辭中表示,派省物華天寶、人杰地靈,中派交流與合作潛力巨大、前景廣闊。派桑杜每年都在波光粼粼的烏拉圭河上舉辦著名的“阿蒂加斯”帆船賽,百舸爭流千帆競,乘風破浪奮者先,相信在省長先生的大力推動下,起步相對較晚的中派經貿、文化、旅游、教育和體育等各領域友好交流與合作就如同烏拉圭河上的帆船,一定會借“一帶一路”東風,揚帆遠航,后來居上,取得造福雙方人民的豐碩成果。

  印象三:古今交融的精致小城

  17日中午,揮別派桑杜之后,我們一路南下,來到黑河省省會弗萊本托斯市。弗市整體規模相比派市較小,人口僅2.5萬人左右,但“小城故事多”,烏拉圭全國上下共兩處世界文化遺產,一處是融合西班牙和葡萄牙建筑風格的科洛尼亞古城,另一處就是弗市工業文化景區。這里擁有漂亮的河濱長廊,曾經由一家英國肉類加工廠主導,現在作為博物館保存下來,并于2015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是世界上極少數以工廠遺址成功申請世界文化遺產的案例。

  遺產區占地274公頃,以巨大的冷藏室建筑和高大的鍋爐和煙筒為標志,點綴著一系列鋸齒狀屋頂。主要是德國李比希肉制品公司和英國盎格魯肉聯廠的廠房和設備。李比希公司自1865年開始向歐洲供應肉類提取物和腌牛肉,盎格魯工廠則從1924年開始出口凍肉。這里的發展要追溯到1863年,德國人基培特在黑河省烏拉圭河畔建立了烏拉圭歷史上第一座現代化屠宰場,從那時起,牛肉生產和出口成為烏最重要的財富來源。1922年至1924年間,在英國企業注資下,正式更名為盎格魯肉聯廠,主要生產牛肉蛋白提取物,這是一種牛蛋白等組織液的萃取物,常常被做成液體、膏狀或固體。由于該食品風靡歐洲,需求量巨大,而彼時肉聯廠數目稀少,因此盎格魯肉聯廠平均一天需要承擔22噸的生產量,平均每天屠宰1400—1600頭牛,曾一度聚集來自歐洲60多個國家的近5000名工人,產品遠銷海外。德國技術和英國資本相結合,為世界市場提供食物,包括20世紀兩次世界大戰交戰雙方的士兵。

  慕名而來的我們隨著講解員的腳步,一一參觀這些頗具規模的廠房、五花八門的各類生產設備以及基本完備的消防系統,不禁感嘆這里曾經作為“世界廚房”的輝煌過往。巨大的發電廠絕緣地板用的都是大理石,即便是現在也是非常昂貴的材料。廠區道路的地板用的都是鋼板,可謂極盡奢華,這是當年運輸牛肉的船只從歐洲空駛來時的“壓艙石”。從上世紀20年代盎格魯收購工廠到1979年徹底關閉,工廠辦公室的擺設被完整保存下來,包括當年相當先進的觸控板打字機,iPhone的靈感或許就來源于此。

  弗市市民告訴我們,由于這里依舊保留著歐洲移民各具特色的建筑和生活習慣,人們習慣于把盎格魯區和弗市分開看待。走過盎格魯區門口的那座橋,進入真正的弗市主城區,仿佛瞬間穿越時光隧道回到了現代,一切又是熟悉的樣子。穿過熙熙攘攘的人群和方塊狀的街區,路過米格爾·揚大劇院,漫步至憲法廣場,再往前走兩個街區就是市政廳。18日上午,黑河省省長特爾薩吉就在這里熱情接待了到訪的中國大使。特表示,黑河省西臨烏拉圭河、南臨黑河,雖人口規模較小,但自然資源豐富,是芬歐匯川公司紙漿廠和烏著名世界文化遺產盎格魯肉聯廠所在地。中國是烏第一大貿易伙伴,黑河省與中方在政治、經貿、文化等領域交往密切。隨后,特爾薩吉省長還陪同觀看了黑河省宣傳片,通過視頻介紹,我們對黑河省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穩步發展的科技教育有了進一步深入的了解。

  在弗市短暫停留后,我們終于圓滿結束了此次考察。為期五天的出訪,讓我們得以全方位、多角度地了解派桑杜省和黑河省的獨特魅力。不見“大漠孤煙直”的粗獷雄渾,卻有“長河落日圓”的旖旎壯麗,更有“蘭舟飛棹,游人聚散,一片湖光里”的秀麗恬淡。來回數百公里,看不盡烏拉圭西部的富饒與美麗。不似來路,返回蒙市的歸途一路艷陽高照、碧空如洗,相信在未來隨著兩國地方交流水平的不斷提高,中烏在“一帶一路”框架下的友好合作必將如這驕陽般充滿熱度、光芒四射,照亮兩國關系更加美好的未來!

推薦給朋友 確定
网络棋牌代理判刑